臾凉.

人丑,嘴不甜【赤黑本命】

激动到语无伦次,啊啊啊啊啊啊啊

【赤黑】耗费了两个星期,终于把小屋拼完了!!!然后就迫不及待摆拍了一波赤黑日常,最后感谢赤黑儿子们的友情出场~~~~~~@阿斯陌凉_请假缓更 艾特一个小天使咩

执念番外—鱼

执念
*赤黑,短篇.此文HE,略清水;
*之前在微博上发过原文了。
*大概会有OOC,注意避雷;
*拖了好久了…

番外——鱼
当黑子小心翼翼的将两条鱼合到一个缸的时候还是有些紧张,不过在看到两条鱼互相打量了对方一番后便平安无事的共游了起来这一幕之后,黑子才长长的舒了口气。但随即又想到了什么,扭头对身后的人说道:“征君,万一他们窜种了怎么办?”虽说两条都是孔雀鱼,但是品种还是不一样的。
赤司在听到黑子的问题后,先是楞了一下后随即一边揉着黑的头发一边笑着说:“哲也,要是我没记错的话,这两条鱼应该都是公的。”
听到赤司的回答后,黑子恨不得立马找个地缝钻进去,看着笑到岔气的赤司,黑子阴森森的给对方来了记手刀后便转身回到了卧室,把脸深深的埋进了枕头里,果然征君什么的最可恶了。
不过黑子有时候仍觉得现在的日子美好的有些不真实,每天早晨起来,那个自己曾经朝思暮想的人就在自己枕边,而且对方还会把自己死死的禁锢在怀中,只要一抬头,便撞进了一片赤色的温柔。两个人每天都会一起吃早饭,然后一同去上课,在空闲的日子里,他们便会相约去图书馆,读一本书或者写一篇文章,然后再加上一杯香草奶昔和柠檬茶。就这样一呆便是地老天荒。黑子偶尔会将自己一些不懂或者卡壳的地方说给赤司听。赤司偶尔也会将一些刚看到的有趣的新闻说给黑子听。就这样日子过的很慢,但却温暖,不用担忧什么,因为你知道你身边有那么一个人愿意陪你颠沛流离。
其实我们以为当见到我们思思念念的人的时候,我们会跟对方说很多很多的话,会跟对方诉说你不在的那些日子里我有多么的孤单又有多么的坚强。但当对方真的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才发现一切的一切在突然之间又释怀了,所有的思念在那么一瞬间都会变成一句“嘿,好久不见。”“是啊,好久不见。”
重逢的那天,当赤司和黑子站在分别的地点是,两人都是一脸懵逼。黑子对天发誓他真的不知道新邻居是赤司,赤司也对天发誓他真的只是顺手租了一件公寓。一个将自己锁进了自己的世界,一个则是在满世界的寻找,这也就是赤司在回国后的几天里没有找见黑子的原因。那句话是这么说着,您出去的早,我回来的晚,咱们是不得拜的街坊。还好到最后,他们终于找到了对方。
因为是邻居,所以赤司变着花样去黑子家蹭吃蹭喝,但在吃过几次不算太糟糕的饭(哦,应该是水煮蛋)后就决定自己亲自下厨掌勺了,让这个透明的少年独立真是太难为他了。不过也是在赤司的淫威下,黑子学会了他人生中第二道也是最后一道饭——汤豆腐,并且意外做的还不错。
在那一段日子里,两个人都很有默契的对过去闭口不谈,谁也不去说,谁也不去问,甚至他们都不会去提及对方关于自己的感情,怕一个不小心自己便会彻底失去对方。一直到一个周末的午后,连绵的阴雨天终于放晴,黑子决定让他的鱼好好的晒个太阳,便从卧室将鱼小心的搬到了阳台上。正巧看见了对面的赤司在厨房泡柠檬茶。赤司抬头看到黑子以及黑子手中的鱼缸后,嘴角微微上扬。即便隔了一段距离,黑子任是从赤司的嘴型中读出了赤司在说,带着鱼缸来我家的信息。黑子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他从来不会质疑赤司的任何一个决定。
来到赤司家,在看到赤司同样从卧室抱出一个鱼缸后,黑子觉得整个世界玄幻了。在两个人知道对方鱼的名字后,赤司捏住了黑子的脸说:“为什么要叫征十郎啊。”黑子用同样的方式回礼到:“那赤司君为什么要叫这条鱼哲也。”随后两个人便相互攻击者对方的痒点,两人很快在地方上扭在了一起,一直等到两个人笑到筋疲力尽后才收手。
阳光透过玻璃,斜斜的照了进来,懒洋洋的洒到了躺在地板上的两个人的身上。被渡上一层柔光的黑子此时显得更加迷人,于是赤司就这样毫无预兆的说出了一直想说的那句话:“哲也,我们在一起吧。”
黑子转头,看到那浓的化不开柔情的双眼里只剩下了自己的身影。于是轻声说:“好。”也就是在那个午后两个人相互诉说这关于彼此消失的岁月里所发生的故事。
当万家灯火照亮黑夜的时候,对方才渐渐告一段落。虽然说了很多,但还有很多事未曾说出口。不过好在,他们的日子还很长,还会有许许多多的时间来弥补错的那几年。
在谈话的最后,赤司对黑子说道:“哲也,改天咱们去买一个大一点的鱼缸,将两条鱼养一起吧。”
“好的,赤司君。”黑子支这脑袋,看向漫天的繁星。
“哲也从现在就搬过来住吧。”不允许拒绝的语气霸道的说着。
“唔,好的。”说完黑子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说出了多么惊悚的话,扭头急忙说道:“请允许我拒绝,赤……”
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赤司那张绝美的脸在自己的眼前无限的放大,并伴随着一段令人蛊惑的声音:“晚了,哲也,我可是都听到了,另外,哲也对我的称呼该改了。”
“唔……赤司君……”
“哲也,说什么?”
“唔……赤……征君……唔。”
“乖。”
于此同时,被主人放在桌子上的两条鱼,正在安静的待在缸底吐着泡泡。

当赤司走进卧室,把鱼缸放好,转身后才看到自己家的媳妇儿已经脸朝下睡着了。他就不怕把自己憋死么?不过既然黑子睡饱了的话,那么晚上应该可以多来几次了。想到这儿,赤司的眼神亮了,然后说道:“哲也,该起床了。”
“唔,下午好,征君。”黑子揉了揉迷糊的双眼,乖巧的模样让赤司心情大好,一边顺着对方乱糟糟的头发一边说:“哲也,现在已经是晚上了。”
“啊?”黑子看了一眼手表后,心中千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完蛋,我的稿子还没动。“都是征君害的。”黑子不满的说着。
“是是是,那哲也晚上想吃什么呢?”语气里满满的宠溺。
“咖喱?”黑子思考了2秒后说道,赤司做的咖喱真的非常的好吃。
“可以,不过作为回报,哲也要给我做汤豆腐。”
“好。”
然后两个人并肩走出了卧室,留在一蓝一红相互追逐的鱼儿。
但鱼的寿命终归比不上人类的,在日本渡过了第二年头的冬天后,便相继的死去了。黑子在公寓后院的树下挖了个坑,小心翼翼的将两条鱼安葬在了一起,然后深深的鞠了个躬。以此来纪念那段不可思议的日子。2个相距万里的人,如此默契的做着相同的事,如此默契的思念着,折磨着对方。
赤司在回到家后,便看到自己的恋人正在对着已经空了的鱼缸发呆。心里不免有些失笑起来,然后朝着黑子坐的地方走了过去:“我回来了,哲也。”
“欢迎回来,征君。”赤司的话成功的将黑子从不知名的次元拉回来现实。见赤司朝自己走来,黑子想要起身迎接,但被那个男人从背后搂住,顺势又座到了他的身后。
“在想什么呢?哲也?”赤司把下巴放到黑子的肩上,在黑子耳边轻轻的问道。
“没什么,只是,鱼缸空了出来,有些不习惯。”说完黑子抬了抬肩膀,示意赤司压的他有点疼。
“那我们明天去鱼市看看?”赤司有些不舍的将头抬了起来,和黑子一起看向空了的鱼缸。
“不用了,征君。”黑子往赤司的怀了蹭了蹭,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后将自己的全部中路交给了他,不再等赤司回到又接的说道:“现在,有征君在身边,足够了。”
回应黑子的是一个漫长而又甜蜜的吻。
“征君……晚饭……唔。”
“今晚吃你。”这是黑子在那根名为理智的弦彻底断掉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鱼缸的玻璃上映出一蓝一红相交的声音,宛如那两条鱼还在缸中游动。

今天摆赤黑摆到吐血,拆盒子拆到手疼,不过我妈一直在旁边问我,你确定这两个不是同一个人??

绿柳成荫

411赤黑日快乐

HE

如有ooc请见谅


"……当考试结束的铃声响起时,水蓝色的少年仍皱着眉盯着最后一道题,理科一直不是他的长项。但时间已过,少年还是有些无奈的放下手中的笔,微微叹了口气后便将头转向了窗外。午后的风给这个燥热的世界带来了些许的凉意,蝉的鸣叫也在这个短暂的时间内渐渐隐去,只留下树叶发出的唦唦声响。今天过后,大家就要各奔东西了吧,但更确切的说,在他提交退部申请的那天大家就已经散了。无心再去听老师在讲台上说什么,只是有些茫然的低着头收拾着东西,然后跟随这人群走出教室。对他来说这天和平常的任何一天没有什么不同,因毕业而狂欢的人群也同以往一样谁也不会去关注这样的一个小透明。只是在走出教学楼后,他突然决定再把整个校园逛一次,就如同他第一次来的时候一样,毕竟过去的日子已不在,至此之后,他也将不再回来。当少年在偌大的操场上转到第七圈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三年的距离只有从教室到篮球场的长度,每个人只不过都在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罢了。最后一次爬上天台,少年就那样注视着斜阳一点一点下沉,晚风中有夏天的味道。看了眼时间,刚刚好,掏出手机对准放学必经的林荫小路,然后,3,2,1‘咔擦’。一切都结束了,照片上拥有一头赤发的人独自都在绿柳成荫的小道上,身后的影子被夕阳拉的很长很长。‘这对我们来说是最好的结局。’少年轻声说道,然后在手机屏幕上落下轻轻一吻。”
敲完最后一字,黑子揉了揉眉心,然后点开编辑的头像,把文章发了过去。所以说为什么自己会接手这篇稿子啊,回忆过去?但是……不过很快编辑的回复打断了黑子的思绪。
“黑子君真是帮了大忙了,太感谢了,不然我肯定会被老板骂死的。下次见面一定会给你带香草奶昔的。”
“两杯。”
“可以,可以,没问题。不过黑子君的国中是怎样度过的呢?”
“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啊,没什么,就是看完黑子君你的这个文章后,我就联想到我逝去的青春,然后就很好奇黑子君你的。”
“请务必停止你的八卦。”
“不要这么严肃么,我请你三天的奶昔。”
“请允许我郑重的拒绝。”
“五天。”
“……”
“一个星期!”
“真的?”
“嗯,你知道我从不食言。”
“唔,好吧。”
“那,那现在可以告诉我么,我不会对任何人说的。”
“文章里不是写了么,小透明来着。”
“哎?等等,莫非这是黑子君的轻身经历?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那个红发女孩后来怎么样了?”
“女孩?”
“对啊,水色青年一定就是你,那红发的肯定是女孩拉,就是你文章最后写的那个。”
“请务必停止你的想象,我只写了一半一半。”
“什么是一半一半。”
“一半真的一半假的。”
“哪一半是真的?哪一半是假的啊?”
“黑子君,不要下线,等等,不要不理我QVQ”
不在理会鬼哭狼嚎的编辑,黑子迅速下线,关电脑。所以女生什么的,黑子真的是应付不来。不过现在黑子终于知道自己是如何答应对方接稿子的了,貌似是自己上个星期逞能来这,然后被赤司做到下不了床的这种事情他还是不会承认的,只是第二天迷迷糊糊接到编辑的电话,具体内容什么的他都没听清,在听到对方要请自己和香草奶昔的时候也就稀里糊涂的答应了,事后才回想起自己接了一个什么不得了的任务。但事已至此,宝宝心里苦,宝宝委屈,宝宝说什么也没用。但偶尔回忆下过去也还不错?黑子这样想到,虽然国三的时候他确实退部了,但他与赤司的关系绝对没有外人想象中的那么糟糕,其实他们之间还挺不错的,以至于后来毕业前在图书馆收到赤司君的表白还是让黑子收到了不小的惊吓,自己暗恋,敬佩的人同样喜欢着自己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确实不怎么大。但话说回来,自己偷拍赤司君的那张照片是在什么时候拍的来着?黑子拿起桌子上的照片,仔细的端详着。应该是在国二吧,也就是那个时候,发现自己是喜欢这赤司君这件事的,不过自己的偷拍技术还是挺高的,
钥匙的转动声,把黑子从回忆拉到了现实。急忙将照片藏好,锁紧抽屉里,然后走到玄关处。
“我回来了,哲也。”
“欢迎回来,征君。”回应黑子的是一个温暖的拥抱。
“看起来哲也很高兴,是发生什么事了么?”好听的声音在黑子耳边响起。
“并没有,征君。”黑子从赤司的怀抱挣脱出来,淡定的看着自家的爱人。
“哲也,我可是有黑子专属雷达的。”赤司严肃的看着黑子。
“请征君不要开这种玩笑。”黑子郑重的说道。
“害羞的哲也也是这么的可爱。”
“请征君,赶紧去洗手好么,晚饭我已经准备好了。”不在和赤司周旋这个话题,反正也说不过。
“是是是,为夫我这就去。”
看着赤司转身的背影,黑子的嘴角不断上扬。那种话怎么好意思说的出口啊,记忆中的夏天,我拥有你和全世界,那年盛夏正浓,那天,绿柳成荫。

执念(下)



执念上篇传送http://yuliang965.lofter.com/post/1eb5c12e_e81c86e



对于黑子哲也来说,赤司征十郎同样也是一缕执念,只要轻轻一碰,便痛不欲生。
最后一次见面是在冬季杯的决赛上,当终哨吹响的那一刻,黑子知道自己终于赢了。一直以来想要向赤司证明自己的黑子终于做到了。当赤司微笑的握住他的手说:“谢谢”的时候,他天真的以为过去的一切都结束了,大家又可以像以前一样,不再为了胜利而打篮球。他也终于可以对赤司说赤司君,我也在成长。虽然无法达到你的那个高度,但至少,现在的我拥有了可以和你并肩的勇气。但这些话都还没说出口,现实就狠狠的给了黑子一个巴掌。
新学期的一个课活时间,黑子正在挑逗着2号。火神突然撞开了篮球部的门冲了进来,动静之大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丽子微笑的对火神说:“如果你讲不出是发了什么疯,你会死的很惨呦~。”
火神直直的打了个寒颤“当然有,教练。”然后转身“黑子人呢?”
“我一直在这儿,火神君。”黑子站在火神的背后说到。
“啊~,黑子你想吓死我?”火神跳脚到。
“我一直在这里啊,是火神君你自己没注意到”黑子面瘫的看向火神。
“对了,这季的冬季杯的冠军,一定还是我们的,黑子。”火神兴奋的看向黑子。
“火神君是八嘎么?”黑子突然就不想理火神了,这次能赢赤司已经是非常侥幸了,况且现在大三的前辈们都不在了,黑子可不认为下次还能赢赤司君。“2号,火神说他想跟你玩。”转身,黑子抱起了2号。
“喂,喂,听我说完,黑子。”火神一边远离不断靠近自己的2号一边说到:“听说,洛山的篮球部部长退部了,就是那个赤什么司的,还是赤司什么的。”
这个消息想炸弹一样,在黑子的脑中当场就炸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要去洛山找赤司君问清楚。那么热爱篮球的赤司君,自己那么喜欢的赤司君怎么可能会退部?一定是有原因的,黑子突然想起国中时期自己被赤司破格提拔为一军的时候,曾造到教练的质疑。那时候赤司君却说:“要是没拿到冠军,我自愿退部。”压下了一切质疑的声音。嗯,一定是这样的,赤司君退部一定是有原因的。黑子不断这样安慰着自己。但当自己来到洛山,找到篮球部的时候,才被告知:“赤司是自己提出退部的,而且在退部后就转校了,至于去了哪里,他们也不知道。”
听个这个消息,黑子有些颤抖的掏出手机,输入那串早已铭记于心的手机号,他要亲自听到赤司君的答案。但是手机那端:“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是空号,请核对后再拨。”彻底让黑子绝望了。
黑子用整个下午的时间,去遍了他认为赤司可能出现在的所有地方,天台,书店,咖啡店,M记,甚至黑子还回了一趟帝光但都没有发现赤司的影子。
筋疲力尽的黑子靠在人行天桥的栏杆上,看着太阳一点一点的西沉。然后掏出手机,一直重复拨打着同一个号码,同样的空号提示音回响在黑子耳边。在拨出第121个后,手机屏幕彻底暗掉了,它在向黑子宣告说它已经没有电了。黑子这才意识到赤司君就这样从他的世界里彻底消失了。当最后一缕阳光消失在地平线后,黑子举起手机,朝着夕阳消失的地放仍了出去,然后痛哭了起来。
其实事后,黑子还是蛮后悔的。因为买新手机的钱,让他少喝了好几杯奶昔。或许是因为赌气吧,黑子换掉了自己的手机号。仿佛在对自己说,你看新的生活已经开始了,忘记过去吧。赤司君在自己最无助最绝望的时候,出现在自己的身边,然后指引着自己,即使在奇迹分崩离析的时候,黑子还是觉得自己喜欢赤司的,因为他知道赤司是人,不是神,他狠只狠自己不够强大。但是,现在黑子有能力证明自己了,有勇气和赤司君并肩同行了,但赤司君却从他的世界消失了。他有什么资格去问赤司君,你现在在哪里?为什么要离开?毕竟就现在来说,他们或许连朋友都算不上。黑子哲也醒醒吧,你们是两个世界的人,黑子自嘲的说着。
于是赤司便成了黑子的执念,一个不能去碰触的执念,只要轻轻一动,自己便痛不欲生。
自打冬季杯结束后,黑子和奇迹几人的关系也缓和了下来,各个高校之间也会常常举办联谊赛。当然,大家都不会在黑子面前提起赤司。虽然黑子仍保持着他那张万年的扑克脸说没关系。但奇迹世代的4个人和火神又怎么会看出黑子眼神中的落寞呢?赤司仿佛成了一个禁忌,成了每个人不成文的约定。赤司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带走了黑子哲也。
当到了高二下半学期,因为父母工作的原因,黑子不得不搬了家。离高中更远了,索性黑子退出了篮球部,虽然所有人都在挽留黑子,但黑子知道自己再也坚持不下去了。只要一碰到篮球,黑子满脑子都是赤司君,赤司君的每一个神态,教他传球时的每一个动作,都会清晰的浮现在黑子的脑海。想念一个人是如此的累,黑子已经是如此的疲惫。新的公寓并不允许养狗,黑子就把2号寄放在了篮球部,偶尔才会去哪里看看。
接下来的日子,黑子每天就是家、学校、M记。在休息的时候会去下书店。他屏蔽了一些能让他想起赤司君的东西。但事与愿违,在一个晴朗的午后,黑子在一家宠物店的门口停住了脚步。不知为什么,他一眼就喜欢上了那条悬浮在鱼缸最上面的红孔雀,它的尾巴比任何一条孔雀都要绚丽夺目,正如那个人一样散发着王者般的气息。店员笑着说黑子的运气很好,这批鱼是刚刚到的,而且这一条是这批鱼里最好的一条,不过还是买两条比较好。但被黑子礼貌的回绝了,只要这一条便好。
回到家,翻出一个小鱼缸,清理后,小心把鱼放进去,看着鱼在适应了一会后,便安静的开始和黑子对视。于是黑子决定给这条鱼起名叫征十郎,大抵也是因为执念吧。于是一鱼,一人,一本书,一杯香草奶昔构成了黑子哲也整个高三的生活。
不过也多亏了高三的努力,黑子进如入了想去的大学。在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黑子并没有表现得多高兴,自从赤司离开后,本来就少有表情的少年变得更加没有表情了。黑子也没告诉大家他去了哪里,仿佛高考就像一把剪刀,剪断了他和之前生活的所有联系。黑子最后选择在大学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出去住,黑子一个人租了一间房间,他不知道隔壁住着谁,他也不从关心。黑子除了带一些必备的生活品和书之外,唯一留在黑子身边的只有那条叫征十郎的红孔雀了。
黑子向来最拿手的便是国文,在进入文学系后,更是如鱼得水,很快便得到了教授的喜爱,在平常的时候黑子也喜欢写写文章然后赚取一些稿费来买奶昔。因为得心应手,所以黑子偶尔允许放纵自己在课堂上开小差。
窗外的樱花又开了,看着那些随风飘落的樱花,黑子又想起了国中二年级合宿的时候。那时候合宿住的地方也有这么一颗樱花树,也同样开着大朵大朵的樱花。然后一幕幕往事像是找到了出口一般,不断出现在黑子的脑海当中。最后黑子无力的趴在桌子上,喃喃的说:“怎么办啊,赤司君,怎样才能将你遗忘,你可以告诉我么?”黑子曾告诉自己只要自己不去想就可以,但到头来他才徒然发现自己连自己都欺骗不了。
“好了,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下周会有一位转校生来到我们班上,希望你们能相处愉快。”教授在说完后便离开了教室。
转校生啊,黑子一点也不关心,自从赤司走后,他对什么都不关心了。收拾好书,便回家了。
第2天是周末,黑子在喂完孔雀鱼后,便打算出去走走。因为手中有一个稿子到了瓶颈,任他怎么想都写不出来,编辑曾问他你难道没有恋爱经历么?黑子当时就呵呵哒了。

反正是周末,索性黑子就决定反正是写不出,就出门找找灵感。当黑子不知不觉走停在奇迹们之前常去的M记门口时,黑子才发觉有时候习惯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看了一下表,已经到了中午了,罢了,进去点了个汉堡和一杯香草奶昔,便一边吃一边对着窗外发起了呆。
当最后一口奶昔入肚后,被子里发出了响声,提示着黑子奶昔已经喝完,请续杯。黑子看了一下手表,才发现自己竟然在这里做了2个多小时。起身,打算回家,继续呆下去也不过是浪费时间而已。
在推开门的一瞬间,对上了一双赤色的眼睛。
“好久不见,哲也。”赤司微笑的对眼前的人说到,压下了想抱住对方的冲动。天知道他回国后的这几天里,找黑子找的多辛苦,虽然用了一点手段知道了黑子在哪里上大学,但黑子具体住在哪里他却无从知晓,虽然下周就能和黑子见面,但赤司已经等不了那么久。所以在租了一间公寓把所有的行李整理和那条鱼安顿好后,赤司就去找了他认为黑子可能在的所有地方。但是哪里都没有黑子的身影,赤司差点就去炸了诚凛了。不过好在,他又重新决定回到了M记,在看到黑子的那一刻,赤司突然就安心了,还好你还在。
“好久不见,赤司君。”在看到赤司君后,黑子双眼微微泛红,他压住了想要扑进对方怀里痛哭一场的冲动,然后微笑的回应道,还好你回来了。
所以你看啊,我们的一生都在兜兜装转,到最后,我们才会发现自己丢掉的都是我们应该被视为最珍贵的。于是我们开始寻找,那些失去的,得不到的最后都将便成我们的执念,埋藏在我们身体中的每一处,只要轻轻一碰,便痛不欲生。
于是我们便停了下来,等待着什么,但是某一天你会突然发现除了等待我们什么也做不了,于是你开始不甘心,便回头去找。只不过我们不知道的是,有些人在你当初转身的那一刻,便是永远。但是人生当中的幸事莫过于还好你回了头,还好我还在。



这篇文章会有番外!!!

执念


*赤黑,短篇.此文HE,但是过程会有些虐,没有R18;
*之前在微博上发过原文了,希望看过的小伙伴们不要剧透.没有看过的也不要着急,我回尽快发上来的。
*大概会有OOC,但灵酱已经努力在还原了;
*大家能接受的话就大胆的放下看吧

我们一生要经历许许多多的人,许许多多的事。有些人一眼便是万年,但有些人一转身便是一个世纪。渡过无知的年少和躁动的青春后,再次回首,才会发现那些曾经令自己难过、痛苦、悲伤的事,突然之间就这样或者那样的释怀了,但也有些事或者人最终会变成执念,深深埋入自己的体内。只要不去触碰,便是一世安好。但如果哪怕仅仅只是一缕微风,从上面拂过,也会让人痛不欲生。
对于赤司征十郎来说,黑子哲也便是那缕执念,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早已深入骨髓。
最后一次见面是在冬季杯的篮球赛上,当终哨吹响的那一刻。赤司清楚的知道自己坚持了十多年的胜利在那一刻坍塌了,同样束缚了他十多年的枷锁也在那一刻土崩瓦解了,他想上前对黑子说:“哲也,跟我走吧,然后我们重新开始。”但是在看到黑子因为胜利跟伙伴们露出笑容的时候,赤司犹豫了。多久没看到哲也的笑容了?从青峰开花到奇迹世代的分崩离析再到这次的冬季杯,确实好久了。正像哲也说的那样,当他察觉到奇迹们陆续坏掉的时候,已经无能无力了。他是人,不是神,无力阻止这场灾难的发生。
同样,黑子喜欢他的事情,他也是知道。他曾为此沾沾自喜过,他对这个乖巧的少年也是充满了好感,那么弱小的人,却一直再努力着。但是即便如此,赤司扔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追求胜利二字上了。无知的年少谁都会有,赤司也不例外,何况当时的他也才是个十多岁的少年,而且还是在永远被灌输着作为赤司家族的继承人,在没有拥有强大的实力前,不允许拥有任何感情的时候。当黑子把退部申请交到赤司手里的时候,赤司才发现自己犯了天大的错误。相比于只能带给黑子痛苦的自己,他更适合留在这里,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于是赤司向前,握住了黑子的手说:“谢谢。”那句跟我走吧,消失在了冬日寒冷的风中。
赤司自认为只要带走一些生活必需品,书和电脑外,就可以重新在英国展开新的生活了。甚至在出国前一天换掉了自己的手机号,他认为这样便可以阻止自己的思念。
当生活扑面而来的时候,仍打了个赤司措手不及。即便赤司的家族产业再过庞大,也不可能覆盖了全球。即便赤司从小就开始学习英语,有些俚语也从未在书中出现。即便在出国前接受一些礼仪和禁忌的培训,生活中的柴米油盐仍需要自己去体会。但赤司毕竟是赤司,在短短几天后,便适应了那里的生活。
在没事的时候,赤司喜欢抬头仰望天空。有人说那个老师的得意门生,全科好到令人发指的赤司前辈,没事的时候居然喜欢对着天空发呆。但只有赤司自己知道,他仅仅只是在想一个人罢了,一个跟天空拥有同样颜色的人罢了。在那些艰难的日子了,赤司才知道黑子对于自己有多么的重要。他早已变成执念,深深根植于自己的骨髓当中。每天失眠的时候,赤司总是在手机上输入那个自己早已烂熟于心的手机号,然后拨出,在短暂的寂静后它会传出:“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核对后再拨。”然后挂掉,再拨,一直循环到手机没电。
在一个无风的日子里,赤司路过一家宠物店,然后随意扫了一眼,便毫无征兆的停了下来。透过橱窗,他看到了一个水族箱。水族箱不算太大,里面也就只养了一种鱼,清一色的天空蓝孔雀而已。但是有那么一条,颜色比其他的都浅,更接近于那个人的颜色。相对于其他扎堆成群,东游西窜的鱼来说,它就这么安静的呆在缸底,仿佛这个世界与它无关。
推门,然后直接来到了水族箱面前。
“先生是想养鱼么?这个叫天空蓝孔雀,很好养。”
“恩,我就要这一条。”赤司指了指水缸底部的那条鱼。
“哎?这条么?都不记得有过这么一条颜色浅的呢。”店员沉思道,通常他们都会把一些颜色浅不太好看的鱼捞出去,以免影响其他鱼的贩卖。“不过先生是第一次养鱼吧,这种鱼应该挑选颜色深的,而且一次性购买两条会比较好。”短暂的沉思后,店员边又接着说到。
“不了,谢谢,就要这条吧。”
“好的,先生。”
随后赤司顺手购买了鱼缸,水草,饲料和其他的一些必需品后便返回到了自己的公寓。在把一切都收拾妥当后,小心翼翼的将鱼放入了鱼缸里。看着在水底安静的吐泡泡的孔雀。赤司笑了,你还真是像他啊,对吧,哲也。赤司才不会承认给这条鱼起名叫哲也是因为他心中的执念。于是一鱼,一人,一本书,一杯柠檬茶,构成了赤司这两年的全部私生活。
当窗外再度飘雪的时候,赤司搅了搅杯中的柠檬茶,柠檬片随着赤司的搅动沉沉浮浮。当赤司在电脑上敲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才惊觉窗外不知何时已经白茫茫的一片。
起身走进卧室,或许感应到了动静。缸里的孔雀开始欢快的游动了起来。这条鱼跟哲也另一个相同的地方就是饭量特别小。这也是赤司特别喜欢这条鱼的另一个理由,或许喜欢这条鱼的所有理由都是因为像哲也吧。撒了一小把饲料后,赤司便俯身观赏了起来。像是有了感应,吃饱后的孔雀便也凑到了赤司跟前,隔着玻璃跟赤司对望了起来。就这么一瞬间,让赤司恍惚看到了国中时代黑子的影子。那个时候只要赤司一个眼神或者动作,黑子都会乖巧的跑到赤司身边。“真是越来越像啊,但你却始终都不是他。”赤司低喃到。哲也,怎么办,我想你想到了发疯,是时候该回去了。